前路有光

★如果我写同人文你还会爱我吗?(三)

都是我瞎扯

没赶上六一……那就祝大家每天都像过儿童节一样快乐吧~

欢迎催更欢迎评论~

本节有(大量)昕博和獒龙

 


↓↓↓

*

那是一间喜庆的教堂。

十字架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喜字,四周被装饰着鲜花气球和大红绸缎。

新郎官方博方四爷一身黑西装,抓了个很帅气的头型。可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荣光散发又一春啊。

伴郎团是新郎的三位兄长。哥哥们站在幺弟身后,个个光鲜靓丽气度非凡。

音响师张煜东在司仪的示意下按下播放键,顿时教堂里回响起新郎唱的苦情歌大串烧。

然后马龙领着新娘走进了教堂。新娘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头上盖着绣了鸳鸯的红盖头。即使如此,从那一米八几的大块头也能看出来,新娘就是许昕没跑了。

司仪周雨指挥婚礼进行,大屏幕里开始放这对新人在节目里相识相知互怼互骂的剪辑,宾客们被逗得哈哈大笑,现场一片欢声笑语,大家不禁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马龙把他师弟交到方博手里,并嘱咐他们一定要好好过日子,小怼怡情大打伤身,一旦签收拒不退货。

方博郑重其事的应下来,牵着许昕的美手去拜堂。

肖家老爹和亲家秦老师一起坐在高堂之上,他们右手边站着的是月半教的神父。

那歪脖子神父开口道:“一拜天地。”

新人对着教堂大门方向一鞠躬。

“二拜高堂。”

新人对着两位家长一鞠躬。

“许昕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无论他感冒发烧还是手腕受伤,无论他熬夜打游戏还是上火满脸豆,无论他在直播里怼你还是开爆你的车胎,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新娘在盖头底下翻了个白眼,回答道:“我愿意。”

“方博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无论他瞎还是戴眼镜,无论他说你只有一米六还是说你是个小可爱,无论他把你怼了回去还是只带你去吃豆浆油条,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新郎满脸写着豁出去了,回答道:“我愿意!”

歪脖子神父递给新郎一块球拍,说:“现在你可以掀起新娘的盖头并亲吻他了。”

方博深吸一口气,拿着拍子的手有些哆嗦。许昕可等不了那么久,他握住方博的手腕带着他掀开了自己的盖头,顺势将他的新郎揽入怀中并吻上那可爱的嘴唇。

这时司仪冒出来突然大吼一句:“新人可以扔球拍了!抢到球拍的人很快就会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

方博闻言想推开许昕扔拍子,但许昕却不愿放开他。新娘子腾出一只手来,从新郎那儿抽出球拍,随手往旁边一扔。

新郎他三哥本来在下面勾搭新娘他师兄,被司仪这一嗓子吓了一大跳。他刚平复了一下心情又听到周围一阵骚动,一抬头就看见一块球拍正朝自己飞来,近在咫尺根本无法闪躲……

DUANG!!!


张继科在他king size的大床上睁开眼,额门上似乎隐隐作痛。他内心似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骂起。

天杀的…至少也等老子先把马龙的微信要到啊…


*

张三爷是一个爱岗敬业的富二代。

他就算当天凌晨三点才睡,就算昨晚酒喝多了头痛,就算做了一个世界末日级别的噩梦,也还是挣扎着爬起来顶着黑眼圈去公司上班了。

他管秘书要了杯咖啡,坐在写字楼顶层的玻璃窗前,俯看底下的芸芸众生。

想他张继科活了二十来年,除了他龙外还真没服过谁,这个叫小西红柿队长太本事了,能算一个。

此人的文字极具感染力。

或者将其称之为病毒性文学也不为过。看了一篇之后就跟被病毒感染了一样,会一篇接一篇的看下去再也停不下来。

其文学造诣的高低姑且先不谈,但竟然能让男主角之一他亲哥都产生一种“诶?他俩是应该在一起啊”的错觉,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

张继科揉了揉太阳穴,试图把那些这样那样的情节从脑子里赶出去。虽然他也知道全部都是瞎掰的,但他真的没法保证自己下回见到许昕能忍住不去掐死他。


不过同人文这个事吧,还真没什么办法解决。

毕竟人家圈地自萌,又没上赶着让你看。你去看了讨个不自在,还能坏人家作者咯?

要怪就怪周雨,没事瞎给他发什么链接。

而且那小子昨天肯定是懵圈了,那堆昕博文里面还夹着好几篇雨胖雨他都没发现。

张继科当然也顺道一起看了,很有意思,让老张对周小雨和他家樊小胖又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何况这位写手整体水平还挺不错。

他文笔不俗,故事有趣,车开的也好。最可贵的是,张三爷亲测,人物不OOC。

他那个傻弟弟差不多就是那样,闷声作大死,怼人不要命,人怂还纯情。不过一旦硬起来还是很帅的,帅到让人直想喊博哥。

能看得这么通透,很难得啊,毕竟连方博本人都对自己的人设存在误解。

可爱硬说帅,卖萌当耍坏,作怪。


咖啡喝完了人生却还没思考完,张少董只好再找秘书要了五份冰淇淋。

一口冰淇淋一次扪心自问。

老张啊老张,你为什么见不得小博和许昕被凑成一对?

因为我觉得许昕是真的对小博有意思。

恋爱自由,人人平等,你为什么不待见许昕追小博?

好吧是因为我不喜欢许大蟒。

人大蟒同学长得不赖还年轻有为有上进心,你干嘛不喜欢人家?!

谁叫他老是和我龙组cp?!

那你这样想啊,他和小博成了cp就不会再缠着你龙了呀。

……

而且他以后要是成了你弟夫,那你和你龙不就是亲家了嘛,追起来多方便啊~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那个害张三爷心神不宁大半天的小祖宗突然给他发了条微信。

小博:科哥,快给我推荐一家饭店。在线等。

科哥:XXX路有家西餐厅不错,叫斯帝卡西餐厅。

小博:好嘞!谢谢哥啊。

科哥:你要请谁吃饭啊?

小博:许昕啊。

小博:昨天爸不是说了嘛,人家帮了我的忙,不请吃个饭太不合礼数了。

张继科打字的手指差点没在屏幕上戳出个洞来。

这小兔崽子,给他根鸡毛他还真敢当令剑使。

等下,这个桥段怎么有点眼熟……


最快的拉进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方法就是一起吃饭。

那天如果不是许昕好心载了他一程,方博这个工作可能就要泡汤了。正所谓大恩不言谢,方博觉得与其千谢万谢还不如带恩人去吃香喝辣。

周雨听闻他要报恩特意推荐了一家格调很高的西餐厅,方博想了想,觉得不够意思。

红酒牛排小碟子的西餐难免吃得拘谨,不如啤酒烧烤大排档,撸起袖子哥俩好啊!

周雨也忍不住为他拍手叫好。别人请客如装逼,像博哥这样的真性情,难得啊,太难得了!

方博捏了下鼻头示意周雨要低调,博哥就这点好你别全给我抖出去了。

至于许昕那边更是爽快,一听方博说要请他吃烧烤,放下手头的工作一身T恤马裤也来不及换就喜滋滋的赴约去了。

许昕高兴啊,他琢磨了几个晚上都没琢磨出该怎么再约方博出来。果然解铃还需系铃人,老祖宗成不欺他也。

他借了他师兄的车钥匙就往外跑。那势头,据马龙讲,和被关了一天撒丫子跑出去的汪酱没啥差别。

方博约他在月半公园的后门碰头,那儿的大排档生意非常火爆,亏得来得早,再晚点怕就没位子了。

他俩挨着坐一小方桌前,吃着烤串对吹啤酒,不远处传来大妈们广场舞的音乐,河对岸的商业区正灯火通明如灼灼星光。

方博酒量本来就不咋地,如今才吹了半瓶就觉得有点飘了。他放下啤酒瓶,一把抓住许昕的手,想说点什么,结果张口就是一个酒嗝。

许昕笑了,说你悠着点,我们俩随意就好,慢慢喝。

方博抓着许昕的手不放,缓了缓对他说,谢,谢谢你啊,许昕你人真好。

这张好人卡让许昕心间一凉,可方博盯着他的大眼睛是那么炙热,方博的手又是那么滚烫有劲。许昕喉咙里被酒烧得难受,有什么东西哽在那,他问他,我哪好啊?

方博想了一下,眼神飘向别处不再看他。哪,哪都挺好的…

方博的脸红彤彤的,可能是酒精上头,可能是灯光效果,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不过许昕已经不在乎了,酒烧到他心头上了,再憋着怕是要自燃了。

许昕凑上去轻轻亲在方博唇上。

“这样呢?还‘好’吗?”

方博眼里的光闪了闪,抓起酒瓶猛灌一口,可喝得太猛被呛着了。

许昕吓得赶紧帮他拍背,让他喝慢点。

方博咳了好一会才咳匀了那口酒,他咳的满脸通红,却十分畅快。他呼出一口浊气,转过身揪住许昕的衣领狠狠地吻了上去。

张了嘴,舔了舌头,交换了啤酒味的唾液,亲了十多秒才放开他。

“这才叫‘好’呢。”

许昕愣愣的看着那双刚和自己零距离接触的嘴唇,还亮晶晶水润润的,心里炸开了花。

他个傻逼,干嘛不早点请方博出来吃饭呢?


回想结束,张三爷面无表情的打散脑内的昕博文小剧场。

想在他眼皮子底下玩暗渡陈仓?没门。

科哥:说的也是。要不这样,哥做东请上人家咱们一起吃顿饭。

小博:不用了,科哥你和他又不熟,我请就好了。

科哥:就是不熟才要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啊。

科哥:你去问问许先生什么时候有空。你放心,哥一定给你准备好,绝对不丢你面子!

小博:……好吧。麻烦你了哥。

张继科完全可以想象他弟那非常不情愿却不得不妥协的表情,顿时觉得神清气爽通体舒畅喜上眉梢。

臭小子,哥哥就陪你们玩玩。


*

许昕抓住马龙的手,可怜巴巴的说:“师兄,你得救我。”

马龙板着张脸,放下正在擦拭的手办,数落他:“秦老师是怎么说的?做艺人要稳重,叫你不要浪,你倒好,浪里白条许大蟒是吧。”

许昕竖起四根手指。“我发誓我这回没有浪!”

马龙显然不太信他。“说吧,你又搞出什么妖蛾子了?”

“方博说要请我吃饭。”

马龙的眼神里明显写着‘你小子仿佛在逗我’。

“可是是他哥做东!就我昨天说的那个特别凶的!”

马龙轻蔑一笑,“我当什么事呢,你舅哥请你去吃鸿门宴嘛。怕他作甚?真当我们秦门没人?”

听马龙这么一说许昕算是放下心来,他师兄道上人称马切黑,是人都要喊声龙哥的。正所谓人有多白心有多黑,有他出马,方博家那个黑无常也就不用怕了。


-tbc-

评论(20)
热度(236)
© 绽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