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有光

【胖胖球】人不作妖,白活一遭 (四)

*

都是我瞎扯

蜜汁抓鬼师AU

太久没更这篇了…忘了前文的→010203

每对cp无差



↓↓↓

04.

试问人这一生,像这样坐马路牙子上吹冷风把酒吹醒了的情况,能有几回呢?

方博说老多了,他都数不过来。

他戳了戳旁边的邱贻可,“哥,咱俩坐这儿干嘛呢?”

邱贻可打开刚去便利店买的湿巾,抽出一张掰过方博的脸,帮他把嘴边沾着的呕吐残留物擦干净。“等继科。”

俩溜圆大眼珠子里写满了疑惑,“科哥?他来续摊吗?”

邱贻可酒早醒了。人喝多了什么情况都有,但像他侄儿这种喝不到半斤就断片、醒来瞬间失忆的技能,他还是蛮佩服的。“他要续摊找他家龙精病去,玘子有事,叫继科来接咱们回去。”

“哦。”方博还有点懵懵的,随即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紧张兮兮地问邱贻可,“没人给许昕说吧?”

“小祖宗,你拿绝交威胁我们,哪个敢去说嘛。”

“那,那就好,”方博松了口气,“我才不是怕他知道,我只是现在不想见他而已…”

邱贻可决定还是不告诉他十分钟前那个突然红了眼睛抽泣着要找许昕的人是谁。

方博抱住膝盖,埋着头,有气无力的问,“那科哥什么时候过来啊?”

邱贻可看了看表,“科子九点半给我发消息说他在路上了,应该快到了吧。”

“哦…”

“侄儿…是不是大蟒欺负你了?”

“……没有。”

“不许骗叔叔。”

“谁骗你啊…我这一米七几的大个会被欺负?”

邱贻可的手覆在方博后脑勺上,顺了顺他软软的头毛,“是啊,你都长成一米七几的大个了,还跟个小孩似的。你那么喜欢许昕,我就老怕他对你不够好,害你受委屈。”

方博抽了下鼻子,“我才没有那么喜欢他……”

“我还不晓得你么,就会嘴硬。”

方博露出脸,夜风还带着少许小雨,呼哧呼哧把他的小圆脸吹得通红。

“邱哥,你说爱情到底能维持多久呢?会不会突然哪天就不爱了啊?”

“你这小脑袋瓜一天到晚在瞎想什么?你跟我说实话,许昕在外面是不是有情况了?”

”没有没有没有,”方博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他对我好着呢……”

邱贻可算是对他没脾气了,“那小祖宗你到底是朗格回事嘛?叔叔年纪大了可经不起你吓。”

“……哥你当初是怎么确定要和嫂子结婚的?”

“喜欢她到离不开她就结了呗。”邱贻可挠挠头,“怎么?侄儿想结婚了?”

“这事儿光一个人想有用吗……”

邱贻可在思考回去套许昕麻袋的可行性。

方博的话匣子被打开了,一个劲往外吐苦水,“以前我觉得能和他在一起就够了,我们都还小嘛。结婚这事也不用急,反正以后还很长。可是……要说他之前没考虑过我也信了,可现在科哥龙哥要结婚了,他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哥,许昕是不是压根就不想和我结婚啊?他连父母都没带我去见过,上回大力哥不是说过他爸妈喜欢那种温柔贤惠的儿媳妇吗?许昕会不会为了让爸妈开心真的找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孩儿结婚啊?”

“瓜娃子…”邱贻可点上一根烟。

“啊?”方博还苦情着呢,没想到会突然被骂。

“你想让他和别个结婚吗?”

“……不想啊。”

“那就栓牢他,把他攥紧在手里,让他离不开你啊。这小姑娘都懂的道理,你怎么就那么傻哦?”

邱贻可的话像是个冰袋,啪的一声砸他脑袋上爆开,冰水从头浇到脚。

他打了个冷颤,醒了。


从国立大饭店出来,刘国梁本想偷偷溜走,谁料蔡振华眼疾手快,逮住他衣领子拖上了自己车。

“你小子想跑哪去?”

刘国梁朝他眨眨眼睛,一脸哎呀师父你懂的。

“又去给小辉买夜宵?去哪儿我可以送你去的嘛,跑那么快干什么?”蔡振华让司机开车,自己和刘国梁坐后面唠唠嗑。

刘国梁有些不好意思说,“这不是条件反射么,和您一块就老觉得做贼心虚。”

“就你嘴贫,”蔡振华被逗笑了,“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们再干什么我都管不了了。就算你和小辉吃成了两个球我又能说什么?再罚你们去跑圈吗?”

刘国梁赶忙表态,“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永远治我们。但我和小辉儿也吃不成球啊,现在每天管那帮小子丫头可累了,不多吃点小辉儿都要痩脱像了。”

蔡振华哭笑不得,心说这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古话还真没毛病,那白月光都要成白月饼了,他还一个劲的夸人痩。但转念一想这两小子就算一起胖成球也没互相嫌弃,是件多好的事啊,他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那不说你俩了,家里那帮兔崽子最近怎么样啊?”

刘国梁说,“还不就那样,吃好喝好睡得好,没病没灾没烦恼。”

“哈哈哈,没人调皮捣蛋?”

刘国梁苦笑道,“您说笑哇,怎么会没有?像方博闫安那几个我就不说了,三天不怼上房揭瓦。现在就连小胖也会给我搞事了。说了让他们注意和兄弟单位之间的关系是哇,他倒好,转头就把阴务司一个科长给打了。”

小胖这事蔡振华还真没想到。小孩虽然是他们全队上下宠着长大的,但从来不会惹事,甚至比有些哥哥还要懂事沉稳。要说他无缘无故动手打人,蔡振华可不信。他问刘国梁,“那人是怎么惹着小胖了?”

“上回让他和周雨过去查点东西,碰上那个负责人嘴巴不干净。乱说话,说我们队乱搞不正当同性关系。然后调戏小雨,说脏话还毛手毛脚地。周雨说他本来打算先把工作搞完跟他算账,结果咱们小胖子上去就是一拳。

蔡振华听得直鼓掌,“小胖长大了啊…这要能忍那出去别说是咱们月半弯的人。国梁你随便罚罚就算了,错又不在他。”

“我知道,所以就让他写了篇检讨,两天不许吃晚饭。”刘国梁叹了口气,一脸恨铁不成钢。“但小孩还是太耿直了,脾气一上来说动手就动手。要不是小雨拉着他,那流氓怕是得残。明明可以想想办法,换个方式弄他的嘛。”

“要说还是龙崽鬼机灵。像当年那事,要是后来他自己不说,谁会想到引渡处那个龟儿子是被他搞下来的嘛。”

刘国梁说的这事,蔡振华还真有印象。

引渡处同他们抓鬼队也算是公不离婆的兄弟单位。他们抓回来,人家送下去。但两家向来不对脾气,表面上客气客气,背地里互相看不起。

大概是五六年前吧,当时引渡处的处长是个全靠后台的窝囊废,本事不怎么大,却也仗着权势作威作福。而且人家背后有大官老爹罩着,坏事做的也严丝合缝,想抓他把柄,还挺困难。

后来突然有一天检察院收到了一份匿名检举,里面有关于那位处长做的所有坏事的详尽证据。上头派人去一查,件件属实。而且罪状太多,连他那个大官老爹也保不了他,直接就给关进去了,没个十年二十年是出不来的。

大家一直都猜不到是谁的神通,直到去年过年大家喝多了玩游戏,马龙中招要说一件谁也不知道的秘密,他一开心才把这事儿说了出来。

至于那货怎么会惹上马龙呢?谁叫他想动张继科。

那会儿的张继科还不是现在这个又黑又man的凶煞藏獒,还是只唇红齿白嫩的出水的小奶狗。那位处长总是借职务之便来骚扰张继科,在一次酒会上还给他下药。虽然奶狗没有中套,也没有太把那厮放在眼里,但马切黑才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

蔡振华评价道,“龙崽看上去人畜无害,实际上遇事手还挺狠的。这要换继科,顶多也就是找条小路套他麻袋往死里揍一顿吧。”

“还真是。龙崽心思细,又不干违法的事,所以才去收集那人的罪证,用正当手段报复。”

刘国梁撇到窗外的景色,赶紧对蔡振华说,“唉唉,蔡局,小辉儿想吃前面街口那家的披萨,我就在这下吧。”

蔡振华说,“行,我倒也不担心你。买了早点回去,别让小辉等急了。”

“好嘞。”刘国梁朝蔡振华挥挥手。

外面的小雨一直没停,刘国梁看了眼没有任何新消息的手机,九点四十四,得搞快点回去了。


“哥,在宿舍楼底下点蜡烛求婚怎么样?是不是很浪漫?”

如果不是方博的大眼睛正闪着光,邱贻可真想告诉他这个主意挫爆了,还烂大街,再癌的直男都想得出来。

可这是他侄儿啊,是他一手奶大的傻小子。邱贻可咽下了吐槽,尽量温柔地问,“点蜡烛啊,摆个心?”

方博点点头,“嗯嗯,蟒字笔画太多了,就摆个昕字,蜡烛中间用红玫瑰填充。我要让他知道他是我偏爱的红玫瑰,允许他有持无恐一下,但博哥都跟他求婚了,他最好快点给我答应,不然有他好看的。”

这样啊…邱贻可舒了口气,看来傻小子这回还挺有主意的。土就土点吧,他侄儿开心就好。

方博脸上已经没了之前的愁容,而是玉莹莹亮晶晶的。他开始想象他带许昕去拍结婚照,博哥穿西装一定特别帅,那许昕就穿婚纱吧,虽然丑萌丑萌的……

“侄儿,”邱贻可拍拍方博把他拉回现实,“手机,你手机在振。”

“哦哦。”方博赶忙从口袋里把手机摸出来,谁找他?该不会是被许昕发现了吧……

方博一看简讯,嗖得一下站起来。

“哥,科哥他!”

没等方博说完,邱贻可猛地起身将他拽进怀里,后跳一大步躲过了一串落在他们原本位置上的攻击。

“什么情况?!”

邱贻可放下方博,他看向对面二层楼屋顶上那片漆黑,柔和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十分尖锐。“不知道,看来是有东西盯上咱们了。”

邱贻可从大衣内袋里掏出他的拍子,问方博,“科子怎么了?”

方博收了手机也换他的狂飙握在手中,与邱贻可背靠背,做防守姿态。

“科哥说他被袭击了,让咱俩小心点。”

邱贻可轻笑道,“还能发消息说明他那不是特别危险。博儿,咱们速战速决,好去支援继科。”

方博活动了下手腕,面色严肃起来。“敢阴我们肖门弟子,得让它知道什么叫有来无回。”


-tbc-

评论(6)
热度(74)
© 绽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