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有光

【雨胖】吃不吃?

都是我瞎扯

命题作文(?)第三弹

大概是一个少年成长与觉醒(误)的小短篇


↓↓↓

*

做人留一线

他日好相见

*

人生就是一出戏。

樊振东觉得他这出戏应该叫作“胖球少年小胖的烦恼”。

BGM:冷酷到底。周雨唱的那版。

讲道理,他年轻又球好,还被誉为“世界第一可爱”,多少人羡慕还来不及,还能有什么烦恼?

他的经纪人随口给他作了两句诗。

「你吃或不吃,肥肉都在那里。

    你玩或不玩,周雨都在那里。」

樊振东手上力道没控制好,啪,又打爆一个球。


有一句鸡汤是怎么说的来着?

当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的同时他会关上你的一扇窗。

当樊振东年少成名成为人们口中的天才少年时,他也承受着他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体重。

他想,当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他叫小胖的时候,这个绰号可能和那股浓浓的东北大碴子味一块,这辈子都甩不掉了。

这事儿其实不太公平。

他们是一支被球迷称作胖球队的队伍。那可想而知,队里符合这个叫法的人多了去了。那几位指导,退役后一个比一个圆润。但也别说什么‘人是退役后运动量少了才胖的’这种鬼话,就看他皓哥王指导,可是在役时就一路圆过来的典范。龙队当年不也有过小肥龙时期么?人家现在多抽条啊!樊振东觉得自己还小呢,过个几年,再长长,没准就能瘦了。

可这帮人蔫坏得不行,热衷于叫他小胖,并积极努力地传播开来。使得所有人,甚至包括他自己,都潜移默化地习惯了这个叫法。

???

好过分哦。

体重这个事儿是人为可以控制的么?如果可以的话,樊振东当然也想瘦一点啊。

就像周雨那样,不管怎么吃都像根竹杆,从头到脚没有多余的赘肉。盘儿亮条儿顺,两条大白腿又细又长,还有那腹肌,手感贼他娘好。

樊振东戳了戳自己软软的小肚子。雨哥真好,哪都好,就是太瘦了,痩得他一点也不羡慕。

才怪。


樊振东想,老天爷应该是不长眼的。

他长期被强制控制饮食,每天训练运动量也超大。

可为什么就是瘦不下来呢?

樊振东洗完澡,觉得肚子有点寂寞,环顾房间一周,搜寻无果,只好给自己沏一壶茶。

喝茶好啊,修身养性,清肠通便,喝了这一壶忘了下一顿……

咚咚咚,忽然有人很急促地敲他房门。

樊振东起身去开门,发现周雨外套里藏了个什么东西紧张兮兮地往他屋里挤。

“胖儿,你晚饭没吃饱吧,我这还有盒炒面,趁教练查房前你快吃!”

樊振东开心地接过炒面,鼻子不免有些发酸。

真好吃,味道好,份量足,更何况里面饱含着雨哥对他的深情,简直是雪中送炭……

……等等,他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痩不了了。


樊振东觉得他得和周雨谈谈。

他想知道他们江左盟是不是搞过什么秘密的学术交流,要不然周雨这套喂猪的手法怎么会那么娴熟?

“雨哥,我今早称了下体重……”

周雨没等他说完就勾住他脖子,另一只手伸也过来捏他的小肉脸,“没事瞎称什么体重啊,你又不胖。”

樊振东任由这人对自己动手动脚,面无表情地吐槽他,“……雨哥你这滤镜哪买的?我回头也给教练他们批发点呗。”

周雨被逗乐了,一双眼笑成两道弯月。他胳膊一用力,不动声色地把樊振东往自己怀里带。

“哈哈哈,这可是周雨的樊振东限定款滤镜,独此一家,外面买不到的。”

樊振东埋在他肩头,声音瓮声瓮气的。

“……就知道哄我开心。”

“为了能哄你开心,我可是很认真的。”

两个人在角落里腻歪了一会,当其他人看不见,其他人也当自己看不见。

直到吴指导来叫樊振东回去接着练,周雨揉了把他的头发放开了他。

林高远发现樊振东的脸色红得不太自然,便坏笑着怼他。

“肥哥,不是说不玩这个的么?”


樊振东不想承认自己有说过这种鬼话。

他那会儿傻啊,不太懂直播是怎么回事,觉得反正也没啥人会看就瞎说一通。鬼知道那玩意竟然有回放还被流传了出去……

看来不止林高远,他自己的脑子也该来针封闭。

总之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圈里不管是谁家的粉都知道他“不玩这个”了。

说起来“这个”到底指什么呢?

当时弹幕里有人问他,男队最喜欢谁?

那会儿樊振东脑子里闪过了不少东西,比如不粘在一起就不会走路的科哥龙哥,比如不吵两句嘴就不会聊天的昕哥博哥,最后的最后,画面定格在了一天不投喂他就不开心的雨哥……

讲道理啊,樊振东捋了捋道理。他和周雨认识好些年,俱乐部、省队、国家队基本都在一起,那人待他既有大哥哥的温暖体贴,又有好朋友的亲密无间。那么问题来了,普通同性朋友之间,关系好到这种地步,要说一句‘男队里他最喜欢的人是周雨’怎么看都挺正常的。

那么,既然如此,在想起那人的脸时,他的心跳为什么会突然那么快?

樊振东慌了,可他面上还得强装镇静。他想找点什么把那人盖过去,也不知怎么地就秃噜了这么句话。

简直是义无反顾地往自个背上插了面旗。

凡事啊,就怕秋后算账,啪啪啪,就算他脸上肉多,也可疼了。


当初他直播的时候周雨不在,可他知道周雨后来有找那个视频来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周雨既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来挤兑他「这个是哪个啊?」、「你说说谁玩这个了啊?」,也没因为自己怼了他而来找自己算帐。

他的中国好饲主依旧热情投喂,给他春天般的温暖。三百六十五天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樊振东比之前更慌了,他又不是小傻子,这种宽宏大量、放长线钓大鱼、养猪得养三年的套路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哦,那你觉得他这么做是图你什么啊?”

林高远整理着他的衣橱,心不在焉地回应来找他树洞的樊振东。

“我要知道就不会那么方了……”

林高远叹了口气,“他要图色的话,就不应该这么喂你啊…你说你是个小胖子的时候还算可爱吧,但要是被喂成了个大胖子……啧啧啧,雷哥口味够重啊。”

“去你的!”

“说真的啊,”林高远正经起来,“在这件事上,你自己是什么态度?你被喂得不是很开心么?结果现在又在方什么啊?”


所以说当局者迷,当局者智商为负。

樊振东被人喊了快二十年的小胖子,除了他妈,也就周雨会说他不胖了。

樊振东每天节食饿得眼冒金星,别的哥哥总是笑着让他加油,也就周雨会费尽心思给他搞东西吃。

樊振东义正言辞地说自己不玩这个,可周雨还是对他扑扑抱抱捏小脸、牵手挂背摸大腿。

你现在问樊振东他自己是个什么态度?

他开心得快要荡漾了,心痒得快要死掉了。


人一旦想开了,就会变得无所畏惧。

当周雨再一次往他房间偷渡来一碗泡面时,樊振东干净利落地断了他俩的退路。

哒一声上锁,咚一声把周雨抵在墙上。

“胖儿?怎么了?面冷了就不好吃了哟。”

樊振东直逼着他的眼睛看,“雨哥,肥肉多了才不好吃呢。”

周雨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绷不住笑了,“哎呀我不挑食的。”

樊振东瞪他,“那你到底吃不吃?就一句话,麻溜的!”

周雨扣住樊振东的腰,拉过来和自己贴在一起。

“你也知道我胃口大啊,可不得多养养,套牢了再慢慢享用嘛~”

樊振东恼羞成怒,朝那双笑得得意的嘴唇咬了下去。


周雨顶着个破嘴唇,呲牙咧嘴傻乐了一天。

方博看不惯他那个‘年猪出栏、狗熊掏了蜜蜂窝、老光棍终于娶上小娇妻’的得瑟劲,鼓动起其他家族成员暂将流氓将雨开除他们的开黑小队。

“博哥你敢不敢摸摸自己的良心,当初你和昕哥夫夫双双把家还的时候,我有这么对你吗?”

“你是没有,你只是在我们开完黑的时候偷偷给许昕打小报告而已。”

“应该的,应该的。”

流氓抠脚对流氓将雨使出扔枕头攻击,但流氓将雨身手敏捷,躲过攻击近身流氓抠脚,first blood。

方博一脸嫌弃,“其实小胖早就认准你了吧,拖这么久有什么意思?”

周雨舔了舔还没好透的伤口。

“我给他备了一份大餐,他整天闻着味却吃不到,拖的越久他越馋,越馋他才会越想吃~”


Fin.

评论(17)
热度(69)
© 绽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