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有光

【胖胖球】人不作妖,白活一遭 (三)

*

都是我瞎扯

这次更新拖的有点久…还有人看么?

好怕后面圆不回来……

持续画风突变预警


03.

天坛基地的宿舍楼响起此起彼伏的抱怨声。

晚上八点五十二分,整个基地瞬间陷入一片黑暗,所有电器都停了,从厨房的冷藏柜到宿舍的wifi无一幸免。

孔令辉冷着一张不高兴脸,坐在黑透的卧室里盯着电视的黑屏。他期待已久的美食节目正演到精彩部分,滋的一声什么都没了,这电可断的真是时候。

月半弯天坛基地作为国家特殊重点单位,除非紧急状况轻易不会停电。孔令辉之前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直觉觉得这事不太对劲。难到有人恶作剧?要让他逮到那个王八蛋,他肯定要先罚那人两箱老婆饼,再让刘国梁把他丢到乡下去喂猪。

今天刘国梁不在基地里,他跟着蔡局去给上头作报告了。吴老身体不适回家休息,老肖和老秦前两天去参加一个交流活动还没回来。看家的教官就剩孔令辉一个,还好留家的小崽子不多。他白天把男队和女队叫到一起训练,吵是吵了点,但男娃和女娃互相较劲,训练效果还是不错的。晚上刘国梁给他打过电话说有饭局会晚点回来,问他想吃什么夜宵,孔令辉在烧烤和串串中间纠结了半天,最后选择了比萨。

不过比萨可能也吃不了了。孔令辉一连几个电话都没打出去,短信微信统统发送失败,从屋内到走廊没有半格信号。

看来基地现在不仅是没了电,连通讯信号也被阻断了。

能做到这步那绝不可能是恶作剧了。他们这个单位虽然不比军事基地那般戒备森严,却也是个皇城根底下的重镇机关。普通老百姓看到那高围墙和铁丝网都会自动绕开走了,谁没事会下那么大功夫黑进来?谋财害命?还是江湖寻仇?

走廊里温度一时变得很低,不是简单的秋夜干冷,而是充斥着来着阴间的阴冷之气。孔令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当了教官后他的身体就不如以前一直训练着的时候那么好了。况且现在年纪也大了点,要是搞出什么毛病来,刘国梁怕是又要叨念他。

「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身体啊辉儿,你的身体不仅是你个人的是哇,也是我的和是国家的哇。你一生病是哇,不仅女队的工作得落下,我会担心你就搞得男队的工作也会受影响嘛。过段时间就要评选年度优秀集体了,咱们当教官的要是在这时候掉链子,那怎么对得起辛苦工作了一年的孩子们呢?小辉儿你也是老同志了是哇,怎么连这点觉悟都没有……」

而且还是边挂在他腰上边逼逼的。诶,想想就烦。孔令辉决定先回去拿个武器再加件外套。


马龙侧身一个后空翻躲过了面前这个长发红衣厉鬼的攻击。厉鬼发出低吼又扑向马龙,但马龙反应更快,他向后连退数步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龙五。

龙五大名狂飙龙五,是一块英俊帅气的乒乓球拍。不仅如此,它更是一件除魔驱鬼的法器。

马龙右手横板持拍,左手掌心中凝出一颗乒乓球大小的光球。分秒间马龙把球抛出,正手一击扣杀,鬼没有实体,光球在它身上烧出一个大洞穿了过去。这厉鬼也甚是凶恶,吃下马龙这全力的一击竟还能继续攻击。它周身怨气暴涨,拖地的长发向马龙袭来。马龙边躲避边挥动龙五,球拍在他手里好似一把锋利的长剑,划出无形的气刃将这些头发割断。趁着厉鬼痛苦呻吟的瞬间,马龙又凝出两颗光球,先是一个反手拧将其击退,紧接着补上一击暴冲正中厉鬼心门。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厉鬼终于化作一缕黑烟散去。马龙这才松了口气,退出了战斗模式。

五分钟以前马龙还靠在床头抱着电脑看最新一集的《复仇者:奥创革命》。他肚子有点饿了,之前玘哥和皓哥来邀请他时他就挺想去的,可又想到继科儿忙了一天活动肯定没好好吃饭,还是忍一忍等他回来吧。

今天晚饭的红烧肉有点腻,马龙看到连小胖都没吃完,一时为自己挑食找到了理由。等会儿他想和继科儿一起去吃街口那家钵钵鸡。明后天他俩都休息,那就可以再整点小酒……马龙心里小算盘打得可美了,然后四下一黑视频一停,一只吓人品相极佳的厉鬼就从他的窗户爬了进来。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现任国家反封建总局下属抓鬼大队(代号月半弯)男队队长马龙同志,其实是怕鬼的。

马龙自己并不愿承认这个事实,好歹也是个东北老爷们,这点胆子都没有实在太掉面儿了。

虽然对他而言灭一两只鬼早已是家常便饭,可是那种最原始的冲击每见一次还是会造访一次。马龙坚持他已经不怕了,只是习惯性龙躯一震罢了。

那要说怕鬼的鞍山小马是怎么进这行的,这背后充满了道德的沦丧和人性的扭曲(误),说到底这其实是一个骗局。

建国以后全国开始建设文明民主现代化,凡事都讲科学,提倡要把以前那先封建迷信的旧东西都给废掉。可鬼怪妖邪是那么容易就能被废除的吗?它们才不管你是旧社会还是新社会,继续闹鬼害人,吸食精气,横行人间,无法无天。中央很愁啊,最后是某不知名庄姓领导灵光一现,成立了一个‘反封建总局’,专管科学讲不通的灵异之事。而其下属头一号的便是大本营在天坛基地的抓鬼大队了。

抓鬼大队的工作可不是随便什么普通人都能干的。首先得拥有一定的灵力,要有过硬的身体素质,以及最重要的一点,胆子要大。这样的人上哪里找呢?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想出来办法,他们到各个省里去招人,以“招运动员”为幌子。

马龙小时候其实身体不太好,虽然后来才知道那是他灵感太强老是惹上脏东西导致的。他比其他孩子更容易看见鬼。学校厕所有个大叔老是突然出现吓他,放学回家要是没人接他他身后就总会跟着一堆说不上来是啥的东西,晚上他的窗外也时不时扒着一两个的男鬼……

马龙的爸妈觉得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想着多少能练练身体壮壮阳气就把他送去学体育。马龙在乒乓球上很有天赋,打得不错。他一路进了体校,一路比赛拿奖。

然后所谓的“国家队”来鞍山选小运动员,然后他们看中了马龙,然后马龙可开心得去了,再然后马龙发现自己被骗了……

喵喵喵???说好的胆子要大呢?

「胆子不大可以培养嘛!这么个天赋异禀、骨骼惊奇的好苗子要是错过了,那可是国家的损失啊!你们谁赔得起?!」前抓鬼大队总教头现反封建总局局长蔡振华先生,当年拍着桌子力排众议把这件事定了下了。

事实证明马龙也确实干得很好,不负众望成了栋梁之才,和另一只黑乎乎的同志并肩成为了令业界为之胆寒的抓鬼双王。

那你问受骗当事人的感受?龙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在他们大队,主要工作业绩怎么样不重要,乒乓球打得好不好才重要咧。


基地的宿舍楼从中间隔开,左边男生右边女生,一帮教官住顶层。

除开小队员不谈,教官们基本上每个人在外面都有几套房子。可他们的心都系在基地里,忙的时候自然走不开,闲的时候却也懒得走。为了工作、为了手底下的小崽子整天劳心劳命的,可又觉得只有这样才踏实。孔令辉和刘国梁是这样,老肖老秦吴老他们也是这样。

可是孔令辉一想到有人挑他一个人看家的时候来踢馆就十分不爽。什么意思啊?觉得他好欺负啊?!他当年和刘国梁一起叱咤江湖的时候这些小鬼还没出生呢!孔令辉随手拍灭三个打算偷袭他小恶鬼,下了两层楼,在樊振东的门口捡到了状况外的许昕。

“你杵小胖儿门口干嘛?他人呢?”

“吃坏肚子了。我帮他守着。”

孔令辉皱眉不解,“他不是晚饭都没吃完吗?”

许昕叹了口气,“就是因为晚饭没吃饱,他拉我出去买了五盒冰淇淋和七包薯片。”

“……他到底受了什么刺激?”

“他…”许昕刚开口,忽然想起樊振东和周雨的事还没有被捅到教官们那里,舌头赶紧在嘴里绕了个弯,“…这是成长的烦恼啊孔指,咱们得多体谅体谅。”

孔令辉盯着许昕看了几秒,姑且是信了。“……怎么就你一个人?方博呢?”

那时那刻许昕还被蒙在鼓里,“他说身体不舒服训练完就回房休息了,后面给我发消息说去找张煜东打游戏…现在可能在东子那吧。”

孔令辉想吐槽他心真大,是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张煜东喜欢方博老久了,许昕还敢放任相好在情敌那玩,说他二真是说轻了,他就一缺心眼。

许昕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孔令辉在心里可怜了一番,“孔指,这到底什么情况?我看停电了就出来看情况,可就这一会时间都出现四五只鬼了……”

樊振东扒着门框伸出卡白卡白的小脸来,“……难道阴门开了?”

“……”孔令辉看着走廊窗户外的浓雾,“今晚可没说有霾……小胖跟我先去下面,许昕你去找马龙方博他们,二队的就不用叫上了,再找个人去通知女队。遭遇围城,全员,一级警戒。”


-tbc-

评论(14)
热度(140)
© 绽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