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有光

【胖胖球】人不作妖,白活一遭 (二)

*

都是我瞎扯

本章画风突变预警

更了这一章,我就能安心去啃六级了


02.

弟弟,你听过养小鬼吗?

微醉的青年把喝得满面红光的同伴搂进怀里。

你尽瞎几把扯淡,养什么小鬼啊?还能把鬼跟狗一样圈家里养啊?

对啊,有些人就拿个什么邪乎的物件,把那种好小就死掉的小孩的魂儿封在里面,就能养了~

那拿什么养啊?鬼又不能吃我们活人的东西?

我听说要用人血。

妈呀…真的假的…那小鬼养来干嘛啊?

当然不是养来玩啊,听说,可以转运,事业亨通,发大财。

这么好?!灵么?

灵吧,不灵养它来干嘛。这养不好没准就被反噬了,搞不好命都得赔进去,要是没用谁拿命去做这亏本买卖啊?

奶奶的,老子刚才都动心了,你又胡扯吓我!

鬼特么吓你,咱学校上周才死了俩呢,你小子那点命还是给老子好好留着考公务员吧!


“所以说封建迷信害死人啊,雨儿。”

林高远从周雨的盘里拿了串烤翅,不动声色,不着痕迹。

“叫哥,别整天没大没小的。”周雨根本没注意林高远干了啥,他这都出来一天了樊振东一条消息也没给他发,他有点慌,正忙着想词哄他的小胖墩呢。“封建迷信要害不死人,那咱可都要失业了。”

“周雨同志,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咱们好歹也是拿政府津贴给百姓办事的正经公职人员,怎么可以这么肤浅?人命关天的事诶怎么能只考虑咱自己呢?”

周雨这回拍掉了林高远欲再次行窃的手,“那么请问思想深厚心系民生的公职人员同志,你今天这几顿饭都是用谁的钱包付的?”

“雨哥!”林高远立马笑成小甜心,“雨哥你吃好没?哎,老板娘!再来两份烤脑花!”

周雨倒也没打算和他计较。林高远比他小几岁,一块在基地里住了好些年,周雨带他就当带弟弟。况且周雨多好脾气一人啊,方博平常那么闹他他都没怼回去过,林高远这点道行还真惹不毛他。

这天飘着小雨有些阴冷,夜市摊的生意不怎么好,老板娘上菜上得快。俩大小伙子就搁两张小马扎上坐着,光吃东西不喝酒,还说说笑笑的。老板娘觉得有意思,手头上也没有活,索性就坐下和他们聊天。

“小伙子口音听着像东北的,来我们这旅游啊?”

周雨这些年也是练出了张嘴说瞎话的本事,“那可不,我对象是咱这儿的,我过来看他,我弟弟不也放假嘛,就顺道带过来了。”

老板娘大概也是个看脸的,“哎哟喂,这么帅的小伙子那一定找了个可漂亮的女朋友吧。怎么没叫出来一起吃夜宵啊?”

周雨表现的很不耐烦,“这不是来的太晚了么,我弟非喊饿,可她嫌晚上吃东西长胖。而且他们航院晚上也有门禁,就不让他和我们出来了。”

“哟,还是空姐啊~”

“嘿嘿……”

林高远在一旁听得眉心直跳,心说大家夸周雨是小张继科不是没道理啊,这瞎话说的,还空姐…不怕你家樊少皇从家里杀过来啊…

可惜林高远不知道啊,周雨刚刚脑子里想的都是名叫制服play的少儿不宜。嗯,远仔还没有对象,不知道比较好。

周雨先吃了两口,作忽然想起状,“哎,姐姐,我听我对象说他们学校最近有点不太平啊,好像是出了什么事吧?”

老板娘都一把年纪了,这声姐姐叫得她心里可美了。“是啊,出了人命。我也是听来吃夜宵的学生说的。她们航院啊,上周死了两个大三的女生。”

“怎么死的啊?”林高远问,一副又怕又好奇的样子。

“哎哟,头一个好像是淹死的,从池塘里捞上来的时候都泡了好几天了。第二个更惨,尸体被锁在他们那个老体育馆的杂物间里,一星期诶,肚子上开了个大口,肠肠肚肺都漏在外面,快被老鼠啃烂了。”

虽然之前已经了解过情况了,林高远还是有点反胃,“……谁干的啊,好恶心…”

“那些警车天天在校门口叫,也没抓着凶手。要我说没准是她们男朋友干的,现在这些小姑娘仗着自己漂亮整天朝三暮四的,男的发现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一红眼,嗯,不就干掉了么。”老板娘看了周雨一眼,“哎,你女朋友肯定不是这种人。”

周雨微微一笑。他家樊小胖确实不是那种人。那小子白白胖胖的,可爱又帅气,特别招人喜欢,总有些心怀不轨的野男人想往他那凑。可周雨一点也不担心,樊振东从老小就一心撩周雨,既热情又大胆,任由那些莺莺燕燕环绕身旁而不为所动。也亏得周雨自制力强,不然早就因为猥亵未成年被基地公开处刑了。

再之后他们又聊了点别的,吃完了夜宵周雨跟老板娘去结账。林高远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他的手机突然一震,打开发现是孔令轩发来的短信。

「家里停电了,你们在外面注意安全。」


张继科黑着一张黑脸,漆黑的车里也就他那俩招子还有点亮了。

他今天下午代表组织去参加了一个活动,折腾到九点半才结束,肚子饿的咕咕叫,本想把马龙叫出来下个馆子,就接到陈玘一个电话让他去接邱贻可和方博。

同为肖门师兄弟,这样的请求张继科是不会拒绝的。但他还是觉得好气哦,方博喝醉了干嘛不叫许昕去接?自家管自家不行吗?

方小褶你这么作迟早要玩脱的,师兄给你讲。

张继科松了松西装领带,穿了一天正装给他憋得够呛。他现在又饥又疲,正是需要马龙给他一点爱的力量的时候,可那人偏偏不接他电话,哎,真是要了老命了。

张继科独自驱车驶上空旷的环城高速。四九城这个地方,新躯壳老根基。这儿的生活并不如外表看起来那般活力无限,入了夜也就归了平静。人的心被都圈在老城墙里面,燥动不起来。只剩下些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在夜里起舞,在风里放肆,磨牙吮血,好不快活。

外面不知从何时下起小雨,电台里男主播完读哀愁的读者来信切了首歌,那个吐字不太清楚的男歌手是他家那口子的最爱。

「雨下整夜 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院子落叶 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几句是非 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

    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

张继科不死心,又打给马龙一次,这回竟传出了“不在服务区”的回应。张继科面色凝重起来,都这么晚了马龙能跑哪去?难道临时有任务?

他重新打给陈玘,杀神接得倒挺快。

“继科?接到那两个醉鬼了吗?”

“我正在过去。”张继科下了高速在一个红灯前停下来,“哥,你见着龙仔没?他晚上是不是出去了?”

“什么?”陈玘的注意力一下被抓起,“龙仔下午和我们一起在食堂吃的晚饭,然后他说要回去保养龙五。刚才我和你皓哥出门前问他要不要一起,他说他要等你回来。龙仔怎么了?”

张继科打转盘加速拐上一条近路,“我联系不上他,打他电话说不在服务区,今天晚上是不是有什么紧急任…”

瞬时,数只血手从三面车窗破窗而入,直取张继科面门。

陈玘听到一声迅猛的急刹。

“!!!继科!继科!”

“嘟嘟嘟……”

王皓刚从洗手间回来就看见陈玘拿起他俩的外套并招呼老板过来买单。

“皓子,出事了。”


-tbc-

评论(9)
热度(103)
© 绽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