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有光

【胖胖球】人不作妖,白活一遭 (一)

*

都是我瞎扯

又名#岁月静好,我很乖巧#

胖球全员,蜜汁au(后文会介绍

每对cp无差

不狗血不乱搞,只是想让大家一起搞事情


01.

樊振东放下了碗筷,一大盆汁香味美的红烧肉只吃了一半。

许昕摘下眼镜擦了擦,戴回去发现自己没有看错。

天了噜,小胖竟然没吃完晚饭,这世道是要不好了。

樊振东目光深邃,视线飘向不知道哪的远方,带着不符合他设定的沧桑说:

“昕哥,天凉了,山头的花儿都谢了吧?”

许昕不想理他,但转头一想自己是个温柔又靠谱的哥哥,在弟弟犯病时有义务提醒他吃药。

“没事别老学狗哥读那些酸诗,读多了脑子会傻掉的。”

樊振东肉嘟嘟的小脸没有表情,叹了口气垂下了眼,无声地控诉着许昕的不解风情。

“……周雨呢?”

小孩的眼睛一亮小嘴瞬间瘪了下去,许昕一点也不意外,毕竟他既不瞎又不傻,整个基地里唯一能左右樊小胖阴晴喜乐的只有他雨哥了。

“雨哥出任务去了。”

许昕不以为然,工作嘛很正常。

“要去半个月。”

看来是个大活,可谁不是十天半个月地往外跑呢?正常。

“和林高远一组。”

哟呵,这是吃醋了啊。

许昕,作为一个心地善良的过来人,决定对小弟弟好一点。

“胖儿啊,男人这辈子呢,是躲不过这劫的,总会有数不清的野男人想来挖你墙角。不过没关系啊,拿出你正房的气势来,大声告诉周雨,如果他敢背着你乱搞,你就让他也尝尝被戴绿帽子的滋味。”

刚成年的樊振东还保留着少年人的纯真美好,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许昕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不过这不是重点,一时间他放下了因不放心周雨而堵在心头的忧伤,此刻他有一个问题更想问许昕。

“所以,博哥跟邱哥出去玩的时候,你也是这么给博哥说的吗?”

许昕一脸冷漠,抬手就糊了樊振东的肉脸。

这倒霉孩子,周雨到底是怎么管教的?!

不过,他回去得和他家小可爱好好谈谈了(蟒式微笑)。


邱贻可颇有先见之明,他提前订好了火锅店的位子,十分得意的看着店外那些还在排队等位的人,然后领着他宝贝侄儿就进去了。

方博喜欢吃辣,他邱叔又是从无辣不欢的天府之国来的,两人的口味一拍即合,没事就喜欢跑出去吃吃火锅。而且这还只是独属他俩的活动,基地里那帮北方汉子一个比一个不能沾辣,弱鸡得不行,邱贻可都不爱带他们玩。

还是我侄儿最棒最可爱。邱叔叔心想,他这么好的侄儿怎么就便宜许大蟒了呢?

方博愉快地点着菜,忽然觉得脊背一阵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冷劲。

“着凉了?”

“没有没有,忽然有点冷而已。”方博拉了拉衣领,笑着让邱贻可不用担心。“哥你看下还要点什么不?”

邱贻可接过来过了一眼就递给服务员了。他俩都吃习惯了,方博点的他都吃,基本不用再补充什么。

“最近降温了你也不知道多穿点,许昕是吃干饭的唆,不晓得叫你加衣服哦?”

方博咬着可乐吸管,抬眼看邱贻可,可爱是很可爱,就是有点心虚。

“这不没注意嘛……他……也不知道我今天要出来…”

邱贻可眼睛一瞪,“朗格回事嘛?许昕还不准你和我出来哦?”

“那倒不是…他没那个胆子,”方博吞吞吐吐的,“就…我老是和你出来,他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不太高兴的…”

邱贻可简直想拍桌子,他不高兴,老子的乖侄和他在一起老子还不高兴咧!

方博斟酌了一下又说,“…也不是不高兴,就许昕那个小心眼,应,应该是吃醋了吧~”

大眼睛里带着笑,既甜蜜又羞涩。

“哦。”

邱贻可也冷漠了,现在这些小情侣的情趣他个老人家不是很懂。

好在火锅上来了,及时拯救了这儿的气氛。

叔侄俩边吃边喝着小酒,话题离了许昕总算又活络起来。聊聊这段时间各自出的任务碰上的事,怼怼那帮辣眼睛的队友,一没注意,几瓶啤酒空了,方小博也倒了。

方博的酒量那可是全基地出了名的差,邱贻可比他好点,只是脑子有点飘,他撑着脑袋看方博贴在桌子上的圆脸,两坨肉软软的捏起来手感特别好…

许昕现在摸不到,是他的也没用。

邱叔叔想着直乐呵,抖抖索索摸出手机拍了张辣手捏脸图码了行字就往微博上发。

[我侄儿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想下手]


陈玘帮王皓裹上围巾,接过他刚剥下的橘子皮准备去扔,这时一个电话打进来,他一看,哟,邱贻可。

这人今天不是和他宝贝侄儿出去快活么?干嘛突然给他打电话?

“谁啊?”王皓随口问。

“邱老师。”陈玘接起电话既是回了王皓又是叫电话那头的人,“你怎么回事啊?”

王皓面无表情地吃橘子,眼神有三分犀利。

“骚玘~阿浪~来接一下哥哥嘛~我侄儿喝多了我扛不回他…呵呵呵~”那头邱贻可大着舌头腻乎乎地瞎叫唤,不时还传来方博干呕的声音。

多亏了多年的同门情义陈玘才没挂了这酒鬼的电话,“……你和方博两个那么不能喝还敢这么浪,我都呆掉了…你们在哪啊?告诉大蟒了么?”

方博扒在马路牙子上都快吐得不省人事了结果一听到许昕的名跟摸了电门似的,飞快抢过他叔的手机就朝陈玘吼,“不许告诉许昕!!!谁告诉他我和谁没完!!!我,呕哇……”

别说陈玘了,连王皓都被他吓了一跳,简直隔着手机都能闻着那股酒臭味。

邱贻可拿回手机,“哎呀,侄儿他不想给许瞎子说,你们就不要说嘛~”

“……我问你们在哪?”

“哦~我们啊,我们在那个,嗯…园,园博园!哈哈哈听着像圆了的侄儿一样哈哈哈…”

“我去,那么远?!你们上哪去干嘛?”

“不远不远,侄儿说这边新开的重庆火锅很正宗嘛,不过玘子我给你说哦,他家的味道还真的不错诶~巴适!”

陈玘有点发愁,于情于理他都没法放那两个醉鬼不管,可那个鬼地方也太远了吧,他本来是要和乐乐去吃宵夜的…陈玘偷瞄一眼王皓的脸色,噫,好黑。

“咳,那什么,邱老师,我等下有事没空过去,我再叫个人去接你们吧。”

那边邱贻可可能是开了免提,方博又在那炸呼呼地喊不要叫许昕谁要叫许昕博哥跟他绝交,邱贻可赶忙哄他不叫不叫,还威胁陈玘他要敢去喊许昕自己也跟他绝交。

陈玘都快被他俩气笑了,跟醉鬼真是讲不了半点道理。“行行行,我叫马龙去可以吗?不叫许昕,博哥你满意了吗?”

方博考虑了一下,还是不干。“龙队是许昕的师兄,不保险,不要他!”

王皓在旁边等了老半天,饿得不行,脸都垮下去了。听到这他翻了个白眼,一把夺过陈玘的手机,“那让继科去接你们,他是你师兄,向着你,总可以了吧?”

方博可算点了头,软趴趴地嗯了一声,就靠在邱贻可身上睡了过去。

王皓直接挂了电话,没好脾气地转身就走。

陈玘自知理亏,赶紧锁上房门,追上去乖乖的跟在他后面。

龙仔不行,张继科就可以。方博你真是喝昏了,真以为人两口子没你们师兄弟亲?


-tbc-

评论(10)
热度(226)
© 绽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