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有光

【美玉】好心一早放开我

都是我瞎扯
勿上升真人
我觉得可以把这几篇并作“听歌有感”系列…
磨了好几天才改好,感觉写美玉自己都变严谨了,不敢随便就发上来……算不上be,只是有种很现实的感觉。

―――――――――

bgm:好心分手
黄伟文/卢巧音

*

‘杀神永远是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

三十三岁的陈玘抱着猫、泡着茶,俨然一副退休老干部姿态,可那帮小姑娘还夸他有少年气。

看到这话他自己都笑了,都是大叔了还被叫作少年呢,他的粉对他果然都是真爱。

还年轻的怕是只有这幅皮相,里面那个魂还是倦了。时光和生活磨去了他的气焰,安逸和满足拴住了他的手脚。

想他二十来岁那会儿,敢打敢拼,气势狠杀气盛,“杀神”一名响亮霸气,还真配得上金陵大侠的美称。

但年轻时干的事都难逃世人所言荒谬二字。隐秘的热恋让人为之疯狂,敢于为他沉浮放浪,醉心于情爱声色,梗着脖子冒天下之大不为。

只可惜他们有并肩执拍拼上最高领奖台的霸气,却没有相濡携手一路走下去的勇气。

青春不就是这样吗?像斑驳的浮光掠影,像旧卡带里有点变调的老歌,像黏在纸上快被捂化的奶糖。

一面骂着当年自己傻,一面又忍不住舔着唇去回味。

马琳就是他那块快捂化的糖,黏黏糊糊地粘在他的心上,这么多年了也没撕干净,大致留个形状,偶尔想起来还是甜的。

人生多艰难啊,万般规则千种刻薄,只是少许与众人不同便会被戳着脊梁骨骂离经叛道有违天理伦常。陈玘自诩命硬,不怕是非磨难,但他更宁愿把他的糖藏起来,就算捂化了也不愿被世人踩碎,害他受这些罪。

好心一早分手,不为自己快活,只为你能好过。

*

小姑娘们逮着他问这问那,想把国乒队所有人的八卦都挖出来。

陈玘也乐得和她们聊,提的问题随口就答,不过三分真七分假,跑的一嘴好火车。

人就该轻松点嘛,都是过去的事了,谁又会去一件件查证呢?

他三进两出国家队也好,摔拍子去劳改也好,拿了那么多奖项荣誉也好,都是过去的事了。和他们那段感情一起,曾经拥有经历过,变成过去时,也就那样了。

陈玘一向是个特别看得开的人,怎么能为了一点事就要死要活呢?人总得向前看,明天还得继续生活。

难免有不甘和不舍,可后悔真谈不上。

轰轰烈烈的曾经相爱过,来年岁月那么多,好心一早放开我。

可不是吗,来年这么多岁月,带走了那么多,他的容颜,他的脾气,他的执念,他的洒脱。

可他还是可以追忆往昔,可以活在当下,可以笑着叫他声马哥。

三十六岁的马琳也还是老样子, 家庭美满,安稳平淡。

玘子。他还是那股大馇子味,笑起来脸上泛起褶,眼神里静静的只有陈玘一个人。

他伸手来抚他的刘海。

陈玘躲不过,只能暗暗感受他指尖的温度。没变,十来年了也没变。

*

饶是陈玘再熟悉网络上这些新东西,他也没想到马琳会被叫作琳酱。

“琳酱是谁?…啊,马琳是琳酱啊……马琳……”

陈玘突然咽住了,自己也没想到会卡在这里。

难道是追忆了太多过去,把自己弄伤感了?

陈玘随便找了个话题把马琳带了过去。后来他自己想了想,现在要让他评价马琳,他会怎么说呢?

伟大的运动员,贴心可靠的大哥,以及,只对他而言,曾经真挚热烈交付过爱恋的男人。

但要让他怼马琳,他还真想不出什么词来,顶多也就说两句他球路太恶心。

毕竟,就算他现在胖了又谢顶,也是陈玘年少时倾慕过的那颗星。

毕竟,就算他们早就分开,也是两人太早摘清了现实,理性胜过感性。

以前看到电视剧里的狗血桥段,陈玘也无聊的想过,如果分手了,该怎么和前男友相处?

是两看生厌,情人变仇人?还是就此陌路,老死不相往来?

陈玘拧开水杯看马琳发球,发现他哪种也做不到。

他俩还得打球,还得混同样的朋友圈。更何况,陈玘讨厌不起马琳。

让他放手已经很残忍了,又怎么能逼自己假装已经不爱他?

后来再回首,果真是这样。

他和他,把眼泪倒流进心间,把爱意吞入腹中,笑着道别,从此各走各路,不相欠不相扰。

*

他俩都出席了对方婚礼,以老朋友的身份,献上衷心祝福。

敬一杯酒,希望你能获得我俩一起时曾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

他俩退役后在相隔甚远的两个城市工作,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回。

联赛时赶上一帮老哥们聚会,还能再坐一块问声好碰一杯。

他俩一个地头蛇一个代言人一起参加了双鱼杯的活动。

主办方非要让俩胖子组个双打,说是要庆祝他们雅典得冠十周年。

“得,马哥,咱再来一个。”陈玘咧开嘴笑了,眼中的光果真还如少年一般明媚。

马琳也不禁跟着笑起来,觉得他们仿佛真的回到了当年。

二十来岁,深情无畏,鲜活美好。

“行啊,你可别嫌哥老。”

后话:
然后他俩输给了业余选手。

评论(8)
热度(20)
© 绽夏 | Powered by LOFTER